神坛小说 > 游戏竞技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六十二章:红色的房间

第六十二章:红色的房间(1 / 1)

推荐阅读:

里世界。

白远曾经去过很多人的里世界中探索过。那些对他满怀好感度的人们,其实大多都被他解剖过。

并非物理上的解剖。

他将侵入对方里世界,然后窥探三间屋子的秘密这种事情称之为解剖。

但大多数人的里世界过于无聊。

男男女女热衷的事情,大抵都是一些俗物。如果有一天能够在一个满是变态的世界里生存,或许对白远来说才是值得高兴和快乐的事情。

他此刻就坐在白雾的里世界中。

白雾的里世界是一个小镇,这个镇子白远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镇子里街巷的布局没怎么变动。

陌生的是小镇前不久,盖了一间医院,一间学校,一间咖啡厅,一座兵营,一座塔。

咖啡厅上还有招牌,写着新鲜感三个字。

自从被满月碎片具象化而诞生后,白远就很喜欢来咖啡厅里喝茶。

可惜白雾始终没有深入构造。

导致里世界的咖啡厅老板,是一个小矮子,小矮子友善礼貌,但是不苟言笑。

而里世界中新建的那所住满了怪物的学校,校长还是那个小矮子。

这让白远觉得白雾的人生似乎很单调。

在小镇边缘,还有一座兵营,兵营的指挥官还是小矮子。

镇子里的治安官,依旧是那个小矮子。

白远丝毫不怀疑,就连那座离小镇很远,只能看到轮廓的高塔里,恐怕都有一个小矮子。

他确信这个小矮子对于白雾来说,是一个特殊的角色,以至于在白雾尚算辽阔的内心世界里,处处都能见到这么个人,堪称举足轻重。

白远觉得这很有趣,因为他知道白雾的童年过得非常舒适,以至于后来的白雾,被人当做怪胎,并没有什么朋友。

这当然是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教导有方,但也和另外一个人脱不了关系。

在和红殷对话的时候,白远确信,白雾一定会选这个不高的人作为固定队友。

事实也证明了,知子莫若父。

尤其是一个住在里世界,成天游手好闲的父亲。

白远倒也不是没有事情做,他其实每天都有事情可以做。

只是这件事情,始终没有进展解锁。

三间屋子的门始终锁着,这让白远对解锁充满了兴趣。他不断的想要开启这扇门,只是始终欠缺了一点关键性的东西。

以至于每次他感觉到了三间屋子里,红色屋子的动静,却就是无法真正的破门而入。

借着这次白雾出塔的机会,他总算找到了一点有趣的事情,或者说,一个有趣的尝试。

如果白雾内心世界里,这个至关重要的人死掉了里世界会发生什么变化?那扇门会不会松动?

看了看天空,里世界忽然染上了一层红色烟霞,白远知道,自己与小丫头的邪恶小计划已然成功实施。

整个里世界都蒙上了一层红色。

白远在咖啡厅里,留下了一封信,要求咖啡厅的老板将这封信转交给下一个客人。

做完了这件事之后,白远就来到了红色的屋子前,手触碰到了那间屋子的红色门。

即将离开,白远需要和某个人告别,想着至少能见上一面。

门锁似乎已然松动,白远注意到,似乎因为某种不曾有过的情绪在极速积聚,这扇他费尽力气也无法推开的门……或许会自己打开。

“门里头能藏着的人屈指可数,我其实最开始只是很好奇,他丢失三种主要负面情绪时,你藏在哪里。现在我知道了,你在红色的屋子里。”

白远确信,门内住着一个对白雾而言,十分重要的人,一个女人。

白雾之所以没有在如此凄惨的童年下,变成一个反社会的怪物,而是兼具着某种看似冷漠的温柔,看似绝情的理智,都和这个女人有关系。

但……天不遂人愿。

眼看着门内的世界就要显现,白远却露出了颇为遗憾的笑容。

“虽然我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但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白远的手指不见了。

仿佛烟尘一样,触碰着红色门的手指开始一点一点的消散。

看着自己的手慢慢瓦解……白远倒也没有露出多惊讶的表情,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笑容:

“啧,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竟然失宠了。”

“死了个小伙伴,他的执念不再是我了,这还真是孝顺的儿子。”

白远的身体一点一点消失,于此同时,那扇红色的门在一点一点打开。

他现在确信,内心深处最为封闭的三间屋子,果然外力是无法打开的,只有里面的那个人……自己打开才行。

白雾曾经问过一个问题,如何才能让白远消失。

那个时候白远也在想,如何才能让自己消失。

他是知道答案的,答案只有一个当他不再成为白雾的执念。

奈何父子之间有太多“温馨美好”的过去,以至于执念无法抹除,除非……

有人取代了他,成为新的执念。

“不知道我会不会再回来呢?”白远始终带着迷人的微笑。

最后……他彻底消失,仿佛从来不曾来过。

……

……

里世界,枣湖。

雄鹰张开双翼,最终还是被黑色的秃鹫淹没。

血红色调下的枣湖边上,白雾正经历着出塔以来的第一次死别。

五九保护着白雾的身影,与当初刘暮化身为盾守在五九身前时几近一模一样。

仿佛无形中启动了某种时停的力量一般,白雾看着周遭,觉得一切是如此安静。

他的记忆回到了夏末的某一天。

那一天灯光旖旎,队长穿着略显宽松的军团长服,站在一众人面前,讲述着未来的调查军团。

秦纵,龙霄,孟渊等调查军团的高层都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队长。阮清韵,刘橙子,尹霜林无柔这些人则脸上洋溢着高兴喜乐。

白雾曾经想过,这个男人一定是这个冒险故事的主角。

他有着过人的天赋,有着完善的感情,有着让人钦佩的正义感,有着人们愿意追随他的领袖气质。

这个烂糟糟的世界,也因为有了队长这种人,竟然让人觉得还有拯救的价值。

所以白雾才会在提及避难所这个谎言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说带领众人创建避难所的那个人……

叫谷青玉。

白雾一直是这么坚信着的。但如今他所坚信的东西被摧毁了。

五九的身体还在不断地被蹂躏,他的生命气息已然全无。

他应该是彻底死了,可承受着无数怨念体的冲击后,这具尸体……依旧没有倒下。

枣湖边上的血红色修罗地狱,似乎并没有出现在白雾的瞳孔中。

白雾总感觉内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爬出来,他抬起头的时候,发现一切都变了

他与五九似乎并没有出现在灯光旖旎的调查军团部晚宴上,而是回到了曾经险些被永久留住的死亡航班中。

但白雾没有看到恶堕向他扑来,五九从机舱的另一侧,一刀袭来的记忆。

或许是因为普雷尔之眼的缘故,白雾看到的是一些不曾看到的画面。

在五九以自己死在航班上的时候,白雾注意到,队长的腕表数值瞬间突破到了危险区域数值。

眼前五九愤怒不已的样子,让白雾内心深处,那种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爬出的感觉,变得更强烈。

场景又发生了变化。

第一次遭遇该隐之后,他和五九在医院里,分析起了该隐的身份。

此时此刻的五九,正在模仿该隐,看起来滑稽可笑。一个一本正经惯了的人,忽然强调古怪的学起一个疯癫之人,让五九浑身充满一种反差萌。

白雾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这个世界,唯一一个看到过队长出糗的?

矿洞,庄园,灯林市,赌场……一幕幕记忆跑马灯一样的闪过。

这些记忆里自己被队长救了几次,队长也被自己救过几次。

慢慢的,就有了一种任何危险只要有队长在,都能安然度过的感觉。

白雾一直觉得,白小雨和红殷的那种善良,江依米对初代面具人的挂念,林锐对面具怪人的承诺,顾海林对避难所的执着……乃至百川市动物园里,那条狗对主人的依恋,都该是这个世界独有的。

放在自己的前世,放在自己身上,这些纯粹到过分的感情,不可能存在。

可如今五九死了……他发现自己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平静。

……

五九的尸体已经变得残缺破碎,握着斧头的白雾矗立在原地。

在神婆看来这场战斗该是这么结束了,这两个入侵者本就不怎么强大。

寻常的人类,又如何能够在恶堕的里世界中活下去?

怨念体们仿佛一群吸血的蝙蝠,在蚕食五九之后,它们又迅速的将白雾给淹没。

在白雾的四周,浓烈的怨气已然遮蔽视线。

神婆并没有注意到,黑色怨气之内,无数红色的光芒如同丝线一般正在白雾的手臂,额头,身体各处涌现。

……

我只是一个穿越者。

很多次白雾都这么想着,自己就跟大多数故事里的人物一样,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开始一段新的旅途。

过往发生过的一切,都和自己不再有关系。

可随着某些谜题渐渐浮出水面,白雾又发现……两个世界,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

场景又一次回到了灯光旖旎的调查军团分部。

人们在不断的饮酒,在不断的聊着一些高兴的事情,自己成为了调查军团第七分队的队长。

来到这个世界后遇到的朋友们一个个来祝福自己。

说来也真是奇怪,明明在前一个世界是个怪胎,面对一宗宗案件,白雾甚至都想过,如果犯下这些案件的人是自己,一定不会被抓到,内心甚至模拟起了犯罪过程。

这些想法要是被前世里警署的人们知道,一定会从怪胎,升级为危险的怪胎。

好在自己从来不会觉得有什么,因为没有负面情绪,也就不会难过。

可是这个世界就不会,这个世界自己有很多朋友,也有很多想要保护的人。

那场宴会最后的记忆,白雾记得自己举起酒杯,和队长碰了杯。

队长说道:

“以后得一起努力了,第七队我就交给你了,虽然你才来不久,但你的表现,第七队的人都很信服,你要保护好他们。”

白雾想起来,自己也是有回应的。他举着酒杯说道:

“我也会保护好队长。”

他是这么承诺的,但是他并没有做到。

……

……

双手的拳头握紧,其实来到这个世界后,白雾有很多次都处在愤怒的边缘。

在得知娄小平死亡真相的时候,在看到红殷凄惨经历的时候,在见到陶教授一行人被这个世界抛弃的时候,以及赌场里那些孩子一个个死去的时候。

塔外的世界有太多扭曲的故事,不幸的人生,作为一个看似漠然实则温柔的人,白雾总是不自觉的握着拳头,内心感觉空荡荡的。

他的身体还记得愤怒时该有的姿态,但内心却始终没有愤怒的情绪。

直到如今,那个不幸的人成为了队长。白雾终于感觉到了愤怒。

那些挤压已久的怒火,像是汇聚在了一起,借着里世界某一道门的开启,全部爆发出来。

阔别已久的暴怒,让他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

隐约间,白雾像是听到了某个女人在哼着一首熟悉的曲子。

只是他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么一个女人,他也无法想起这是什么曲子。w

怒火在里世界中,仿佛是某种实质性的力量,白雾的理智也很快被淹没。

如果他戴着正常的没有寄灵的腕表,就能看到腕表指针瞬间撞击着红色区域。

浓烈的怨气将白雾周遭覆盖,但这些怨气很快被赤红色的烈焰烧却。

怨念体们发出哀嚎,恐怖的赤焰如同风暴一样,瞬间席卷了湖边的区域。

神婆难以置信的看着骤然降临的变故,这是何等庞大的怒火。

一个正常的人类,怎么可能暴怒到这般程度?

白雾当然不正常,他从小到大,都是怪胎。他没有负面情绪,不会感到恐惧,不会感到悲伤,不会感到愤怒。

所有人眼里,这个人都是负面情绪的绝缘体。

可只有白远知道,自己的孩子,曾经被负面情绪淹没过。

这个孩子不是没有负面情绪,而是负面情绪被他藏了起来,就像是将武器藏进了武器库。

等到了某个扭曲的世界,这些武器终究会有显露锋芒的时候。

这才是白远要打造的“完美品”。虽然这个过程,因为某个女人,出现了一些小瑕疵。

……

……

仿佛凤凰涅槃,浴火重生,那些将白雾逼至绝境的怨念体,在瞬间浪潮般的火焰烧为灰烬。

焚城怒火之中,神婆无法看到白雾的身影,只是看见怒火中一道扭曲的轮廓傲然站立着。

宛若灭世的恶魔。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我有一把吞噬剑 全能控卫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了不起的和平精英 联盟之岁月如歌 绝地求生之明星狙神 高维寻道者 仙魔三国大玩家 CSGO之顶级自由人 快穿王者之英雄攻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