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坛小说 > 其他类型 > 诡故事会 > 第178章 警长的分析

第178章 警长的分析(1 / 1)

这毫无疑问是一只鬼,没有理由能说明一具尸体还能自由得活动,何书成一刹时只觉口干舌燥。

“我们出去吧,”警长道,何书成的模样让他感到有些不安,“这里面的味儿让人感到难受。”

在门口站岗的警察手里机械地紧紧握着一根橡胶警棍,他的神情既警惕又紧张,何书成理解他的这种害怕情绪,这房间里面坐着一具会走动会说话的尸体,没准她一会儿又自己拉开门又走了出来,何书成道:“你不用怕,这次她是真的死了。”警察木然一笑,他对于何书成安慰他的话并不相信,他垂头看了看手里的警棍,看来他对自己手里的武器能不能对付一个死人心里根本没底。

何书成跟着警长,他们小心地避开现场那些怪异的脚印,再次来到院外,他们坐在刚才谈天的长椅上,深夜公园里清新的空气让何书成的脑袋感觉清醒了一些,两个警察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各自点燃了香烟,各自想着心事。

“你看这是一种甚么样的情形?”警长终于打破了沉默,他问出一个他自问了无数次的问题,“一个死去很多天的人身上为甚么会发生这样不可思议的现象,据法医鉴定,你的老同学死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她应该是在十二点左右死亡的,而房间里的那另一具尸体,根据腐烂的情况,大约已经死亡了五天到八天,现在虽是春季,但仍感炎热,所以尸体腐败得很是厉害。”

何书成闷头吸烟,警长则接着发表他的专业观点。

“从现场发现的鞋印来看,其中一些属于你的那位死去的老同学,她的鞋印遍布了整栋楼的所有房间,从一楼到五楼都发现凌乱的鞋印,看起来你的老同学在临死前曾在屋子里乱钻狂奔,她肯定已经被吓得半疯了,当然她的这种极度的恐惧可以理解,因为另一个脚印在紧随着她,这就是那另一具尸体的脚印,也就是说,这具死了很久的尸体在追逐着她!这个结论让人吃惊,但这是事实,这屋子应该很久没人住了,地板上一层灰,不管是鞋印还是脚印看起来都很清晰,她确实一直追逐着她。”

何书成抬起头来看着警长,他的脸色苍白,这个夜晚他听到的和看到的一切都象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那些脚印,”他的声音有些许颤抖,“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弄上去的?”

“你是说有人伪照现场?”警长不以为然地道,“你应该相信警务人员和法医的专业水平,虽然这现场让人匪夷所思,但确实是真实的,那具尸体是真实的,那些脚印也是真实的!通过测量和鉴定那一地的脚印有很大的一部份就是她的脚和脚上穿着的鞋留下了的,到场的专家说这完全不可能是另一个人用她的脚或是鞋底印出来的印迹,这个意思是说,现场的这些脚印不是伪装的,是她自己走出来的,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也没弄清楚一个死人怎么会走路,还会有意识地追逐一个人!我已经叮嘱到场的专家和法医对于在现场看到的情形进行保密。这下子你可以理解你那老同学的恐惧了吧?无论谁被一具死尸纠缠着都会发狂的。”警长顿了一顿,“更何况,这尸体确实可怕。”

何书成突然站起身,他走向自己的汽车,从车里拎出两瓶矿泉水,扔了一瓶给警长,自己拧开瓶盖,仰头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气,然后再次坐回警长的身边,警长看了看手中的矿泉水瓶,他随手将它放在身边的花台上,看过了那尸体,他觉得下半辈子无论吃喝甚么都会倒胃口。

“这具尸体为甚么会追逐着你的那位老同学?”警长道,“或者我们应该再向前溯一溯,先想想这具尸体为甚么会出现在这栋见鬼的房子里?说实话,这尸体倒让我想起了半个月前的那件自杀案子。”

“半个月前,在这栋房子里发生了一椿自杀案,”警长清了清喉咙,他用作调查报告的腔调说,“一个人自缢了,那次也是我出的警,在看到现场的时候,我直觉地感到这不是一椿自杀案,而是一椿谋杀案,因为现场实在不可理解,关于这个我和你探讨过。”警长看了看何书成,何书成点了点头,警长接着道:“不过经过尸检和你的作证,我认可了死者是自杀的事实,虽然我认为这家伙根本不可能自杀,但是我们毕竟要相信科学,相信事实,只要有事实作为依据,那么甚么不可思议的案子都能找到突破点,或是找到可以解释的结论,这个结论就是,他确实是自杀的。”

警长的这一番大道理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停顿了一下,他接着道:“半个月之后,在同样的一栋楼里,在同样的房间,发生了一件同样的案件,这让我不得不考虑前一起案件的真实性!在上一个自杀案里,我曾经对你说过,现场有三个人有明显的动机,最有嫌疑的就是你的这位老同学,只要那宋……宋……宋甚么的一死……”

何书成提示他:“宋玉宝!”

“对,宋玉宝!”警长道,“这名字倒让我想起了《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真不知道这些个有钱人家,给孩子起个名儿也是宝啊玉啊的,总得和钱沾上那么一点儿关系……”

“请你接着说案子吧。”何书成带着哀求的语气道。

“哦,我说到哪儿了?”

“你说只要宋玉宝一死……”

“对,只要那宋玉宝一死,你的那位老同学就能继承到大把的钱,说起来宋玉宝这个死人在商界还是很有点儿名气,我调查过,他在一个大城市里是一个大企业家,拥有两家百货公司和大把的股票,有钱得很!不过他在来到我们这小城之前把他的固定资产、股票期票甚么的都变成了现钱,数目很大,他为甚么这样做倒还需要作进一步的调查,我还听说他在老家乡下还有好几栋房产,当然那些相对就不怎么值钱了,不过也不能忽视,这些房产一旦涉及到政府建设征地,那也是一笔可观的资产,听说现在各地对于征拨土地的补偿款一路上涨,再加上那土地上还有房子……”

何书成叹了一口气,他拧开瓶盖,又吞了几口水。

“不管怎么说,他的财产很多,”警长终于绕了回来,“这笔财产倒是很能吸引某些人的注意,最主要的是也吸引了你的那位老同学的注意,那一阵子她也许正和她那位青梅竹马的旧情人打得火热,于是在她的脑袋里就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弄死丈夫,再和旧情人重归于好,这类的案子很多,于是在一个同学聚会的时候,她扶着丈夫上了楼,看着醉得不成样子的丈夫,她恶往胆边生,于是下手勒死了他……”

“我说过了,她没有作案时间,宋玉宝在楼上唱歌的时候,她正在客厅里坐在我的身边。”

“这不成问题,现在连猪带羊都可以克隆了,要录制一段声音简直就是一件小事,只要自己坐在楼下,听着楼上的录音机唱歌就行了,我只恨当时我为甚么没有想到这一点!”警长有些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如此真的是这样,那么那个自杀案件就是一件凶杀案件,而且这不是一个临时起意的突然下手,是有预谋的凶杀案,在录口供的时候,你的老同学很冷静,她的性格正符合做这一类的凶杀案。”

“我们不能光从外表和性格上上来判定谁是凶手,”何书成道,“再说,她怎么能把那么重的一具尸体挂在灯上?”

“呃……,这个嘛……,既然我们要把案子当作谋杀案来探讨,那么我们就应该从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里来着手,我们也别忘了在这案子里她有一个情人,我见过他,当时他表现得很害怕,甚至比那死了丈夫的妻子还要害怕,这给我的印象很深,他为甚么这样害怕?是不是心里有鬼?不过他的长相不错,比那叫宋玉宝的死者看上去强得多,怪不得你的老同学会为他倾倒,他的身体看上去也还壮实,我看让他扛个一、二百斤完全不成问题,尸体很有可能就是他挂上去的!”

“他下了饭桌就没动过窝,一直半躺在沙发上,这我可以作证。”何书成冷冷地道,“你的话象是在指控他就是凶手或是同谋犯!”陈震确实在现场表现得很害怕,他害怕的不是自己的安全,而是怕那只恶灵会伤害方晴,不过这种话不能告诉警长,这会引起他无限的遐想。

“我知道你会这么说,”警长狡黠地笑了笑,“我认可你的作证,也承认你的朋友并没有参与这件很有可能的谋杀,具体他有没有参与同谋现在也是无从举证了,你的老同学死了,很可惜,这位旧情人也与那大把的财产从此无缘了,他也许会后悔没有在她死前抓紧时间与她结了婚,不过这样也好,他算是洗清了自己,因为没有甚么证据和可能的动机再会指向他。”

“他们是要结婚的,”何书成道,“这一点你猜对了。”

“你看看,我说得不错吧?”

“这无关紧要,既然你已经承认他没有作案,那么我们还是回到案子里来吧,别扯得太远。”何书成知晓这位警长的德性,他如果对某人产生了怀疑,就会咬住不放死缠烂打,那感觉就象走在路上踩到了一块嚼过的口香糖。

“哦,我说到哪儿了……”

“不是你说到哪儿了,是我在问你,如果你认为方晴是杀害宋玉宝的凶手,那么她如何能把宋玉宝挂在灯上?她是一个女人!她没有这么大的力气!”何书成没好气的道。

“对,她是一个女人,可是你别忘了,在宋玉宝死的时候,楼上可不仅仅只有一个女人,当时在楼上有两个女人。”警长道,“她们很可能同谋害死了宋玉宝,你说一个女人干不了这活,可两个女人总能行了吧?“

“你倒象个侦探家!你的意思是方晴和小琴共谋而杀害了宋玉宝,她们为甚么这样做?”

“动机很简单,我已经说过了,钱!大把的钱!这个方晴,她也许答应只要小琴帮她干完了这活,那么她就会给她一大笔钱,这也是为甚么这栋房子里会出现两具尸体的原因,事后你的老同学肯定醒悟了,让这么一个同谋犯留在世上,对她是一个终生的威胁,于是她就趁小琴不注意,一板斧劈开了她的脑袋。”

何书成没有再反驳,警长的推测很有道理,警长得意地看着他,掏出一包香烟,递给他一支,“怎么样,我推测得不错吧?”

“不怎么样,”何书成点燃烟,他奋力想打消警长的这些很可能是事实的念头,就算警长的推测是真的,方晴也已经死了,“我了解我的这个老同学,她是一个非常纯朴的女人,说到她会杀人,我怎么也不会相信。”

“你的缺点就在这里,”警长不以为然地道,“看事情总是太主观,我们要根据现场,根据所看到的事实来判断案子的真相,不能在案子调查里带进去这些优柔寡断,儿女情长的情感。”

“甚么叫做儿女情长?”何书成道,“我怎么听你的意思就象要把我也绕进去?我可跟她没有甚么暧昧关系!”

“这点我相信,我的意思是我们要根据事实来看案子。”

“那好,我听了一晚上你的推理,现在你终于说到了事实,我们就来摆摆事实,”何书成道,“先把第一个案子放一放,说说眼前这案子。”

“这案子更简单,就象我刚对你说的,你的老同学杀死了小琴,现在小琴又杀死了她!”

“我怎么感觉象在听一个神话故事?小琴既然已经死了,又怎么会杀死了方晴?”

警长张口结舌,他瞪着何书成。

(本章完)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诟病 唧唧复唧唧! 军痞农女:山里汉子,不限宠! 恃宠而婚(千亿盛宠:大叔,吻慢点) 全星际教我谈恋爱 四爷心尖宠妃 危情交易 逢春花似锦 从当战神开始 我和26岁美女房客